超可爱

【瓶邪】吴邪为了小哥三次发怒拍飞东西的场景

瓶邪817:

目录:【瓶邪/目录】原著中的瓶邪糖




感谢 @蚀月 的投稿






吴邪假扮三叔去见裘德考





“尸首?”我脑子里轰的一声,“他死了?”


“这把刀是从一具尸体上拿下来的,如果你说的就是这把刀的主人,我想应该是死了。”裘德考看我的表情比较惊讶,“怎么,这个人很重要吗?吴先生,以前你很少会对死亡露出这种表情。”


我看着这把刀,仿佛进入了恍惚的状态,心说,绝对不可能,闷油瓶啊!


闷油瓶怎么会死?闷油瓶都死了,那胖子岂不是也好不了?不可能,不可能,闷油瓶和死完全是绝缘的。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地方能让他死?!他是绝对不会死的。


恍惚了一下,我立即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仔细去看这把刀。我问裘德考:“那具尸体有什么特征吗?”


裘德考被我搞得不得要领.也许他一直以这种高深的姿态来和中国人别苗头,之前和三叔可能也老是打禅机,可我毕竟不是三叔,没法配合他,我只想知道问题的答案。


他诧异地看着我,失声笑了起来,喝了一口茶,忽然道:“你真的是吴先生,还是我记错了?”


我上去一巴掌就把他的茶杯打飞了,揪住他的领子道:“别废话,回答我的问题。”


裘德考年纪很大了,诧异之后,面色就阴沉了下来,问道:“你怎么了?你疯了,你对我这么无礼,你不怕我公开你的秘密吗?吴。省,你的敬畏到哪里去了?”


我操!我心说,你的中文他妈的是谁教的,余秋雨吗?但我一想,我这么粗暴,他也不可能很正常地和我说话了。我脑子一转.就放开他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这事情非同小可。你还记得你在镖子岭的遭遇吗?你还想再来一遍吗?”


裘德考愣了一下,整理了一下衣服,问道:“这么严重?”


“回答我,那个人是什么样子的?”


裘德考道:“我不淸楚.是我手下的人发现的。”


“带我去见他,我要亲自问他。”我道。


裘德考看着我,凝视了几秒钟,发现我的焦急不是假装的,立即站了起来:“好,跟我来。不过,他的状况非常槽糕,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本传大结局)







小张哥要吴邪把小哥交给他





我还在思索如何回答,小张哥接过苏万递过来的矿泉水,已经胜券在握了:“小朋友,你知道和经历的事情,和我比只是九牛一毛,你现在不过区区三十多岁,这样的生活你已经觉得厌倦了,要退休了,我这个姓张的,这样的生活过了多少个你的一生,你知道么?我告诉你,只是见到那扇门,你所要经历的真正事情,才刚刚开始,如果你没有这种觉悟,就把族长还给我,我需要他振兴张家。”


“少他妈放屁。”我勃然大怒,第一次出现了我要干掉这个姓张的冲动,一巴掌拍掉了他手里的矿泉水瓶子,几乎是瞬间小张哥的领空一阵呲声,一条绿色的蛇从他的袍子的褡裢里飞出来,将我逼退了三步,老子丝毫不怵,胖子瞬间在边上操起椅子。


小张哥抬手,竟然学着广东普通话的语气:“冷静,你又不是note7,炸什么炸。我告诉你情况,你会理解我的。”


(盲塚)







小哥和瞎子两人没回来,吴邪追问二叔,情急之下打翻酒杯





“怎么可能没了?”我冷冷的看着二叔,“这么多年都没事,怎么到你们手里,说没就没了,你们到底干什么去了?不负责任的话在这里不要乱说。”


二叔不说话,低头看着坎肩,我看向其他人,二叔调教人很好,这些人离开我之后没多久,已经不敢在二叔面前放肆了,我只能抓着坎肩:“怎么没的,发生了什么事?”


坎肩看向二叔,二叔显然下了封口令,谁也不能说,我放开手往二叔走去,二叔把我让进屋子里,顺手关门。我冷冷的看着二叔:“说没了,尸体呢?”


“带不上来。”二叔让我坐下,给我倒了一大杯白酒:“现在只是理论上,我们没有亲眼看到。”


“那你们说的那么肯定。”我反手把白酒直接打翻:“没亲眼看到,那你们回来干什么?你们不救人么,现场是什么情况。”


(重启)








评论

热度(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