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可爱

【瓶邪】17 大概算是彩蛋一类的东西

瓶邪817:

这些内容其实严格意义来上已经不算糖了,就当作这个系列的结尾彩蛋吧


 


 


一、一些好玩的梗


 


·敦伦



“刚才那女的,是看到的纹身才停下来马来,他让我救他,我的纹身并不若普通,这个位置她一眼就认了出来,还向我们求救,似乎知道我们是谁。”小张哥说道:“我们初来乍到,这里人如果知道纹身的事情,一定是族长告诉她的。族长无缘无故,和别人说自己的纹身,要么关系不一般,要么就是,被看到的时候说的,那关系就更不一般了。那纹身岂是普通人能看到的,必然是在——”


小张哥做了一个动作:“敦伦时候。但——族长听闻是个寡淡之人,不说男女的事情,连饭都不怎么吃。性情乖张,竟然在这南疆隐居之后,和别人聊聊纹身,敦伦入巷,这地方繁华三千,刚才那姑娘如花美眷,族长吃的一口好菜,行径是个狂徒。”


(南部档案)


 


我愣了一下,胖子拿出手机,调出一张图片来,是平潭岛的平面图。“你看看岛像什么?你是不是经常见到?


我接过手机看了一眼,差点就把手机给摔了。


整个平潭岛的平面,形状就像一只麒麟一样,而且,和闷油瓶身上的纹身,外形非常相似。


不过他活了那么久,也许哪哪都有记忆呢。不过这平潭岛的地形实在太过惊人了。虽然不是完全一致,但是麒麟的形状几乎是一样的。纹身有很多夸张的表现,我看到无数次,我记忆中的轮廓和这个卫星图让人窒息的相似


(重启)



*敦伦:“敦”字意谓勉励;“伦”谓伦常。1.谓敦睦人伦。2.指闺房之事,房事,即敦睦夫妇之伦,含有指导新婚夫妇依礼行事的用意。后泛指夫妻之间行房事。


 


 


·吴~邪~吴~邪~吴~邪~



我让开,他仔细去听,忽然一个炸雷在外面响起,雷声在墓室里瞬间回荡,这次连我都听的清楚了。


吴~邪~吴~邪~吴~邪~


那个声音叫的,竟然好像是“吴邪”。


胖子和我对视一眼,胖子拉着我撒腿就跑,我大叫干嘛,胖子道:“傻逼啊你,这肯定是闹鬼了,快跑!”


(重启第10章)


 


胖子就对闷油瓶说道:“他娘的,这斗又破又小,里面还闹鬼,这鬼还认识天真,老叫他名字,叫的可淫荡了,小哥你说怎么办,要不我们回去里面在它头上拉屎。”


(重启第11章)


 


“声音是从墙壁里来的。”闷油瓶说到:“你还记得在杨家祖坟,我在山上叫你,你在墓里能听到么?


我点头,他道:“用的就是这个方法。”


(重启第36章)





  


·生四个



胖子看了看距离,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很正色的看着我:“天真,这种时刻了,我们得认真对待。胖爷我要是掉下去,你们还需要炸这个钟么?胖爷我自己就搞定了,不仅把下面的东西搞服帖,明年你们来看我的时候,我还能抱俩叫你们叔叔伯伯。”


这干脆牛逼就吹到不想聊了,我道我下去也一样,我要是掉下去,我他妈能生四个。


(重启第199章)



 


 


·陈年老酿



小张哥给我发电子邀请函的时候,我很久都没有打开,我是到了今天上午才打开邀请函的,上面是张家年会的邀请,张海客和小张哥的张家振兴计划很有耐心,反正他们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时间,今年在大陆的公司成立,虽然项目还没有起来,但是张家东山再起的雄心已经呼之欲出,我只是没有想到,他们在海外的业务其实已经和古董没有什么大关系了,更多的是船运和矿业。明年他们会集结资金去新疆,尼泊尔和坦桑尼亚买矿,听上去,闷油瓶马上就要当上总经理、出任CEO、赢取白富美,担当起给张家配种的重任,只不过他的陈年老酿不知道现在还管不管用。对于我来说,张家想要复兴,商业上其实有的是时间,张家的人在陆续回流,每年一两个,汪家已经覆灭沦为各处的打手,信念的崩溃已经让汪家没有重新再来的任何机会,老九门已经完全衰败,洗白的一代无力维持复杂的江湖,还在江湖中的也早就如一盘散沙,江湖上剩下的就是还在梦游的张家余孽和蠢蠢欲动的一批年轻人,黎簇这批小鬼想要成为新的九门却还需要很长的时间。

    电子邀请函上最让我有兴趣的是他们张家表演的节目,因为都年纪很大,所以他们的节目都充满古代妓院的花酒感和路边胸口碎大石的感觉。我看着闷油瓶和胖子,一年又一年,希望明年,还是和这些老家伙一起共度美好时光吧。虽然我们是老牌战队了,但烟花下的我们,走在一起,仍旧是一代无法替代的传奇。


(微博@南派三叔 )



 


 


 


二、蛇沼鬼城吴邪炸毛十连


 


这一本里动不动就对小哥气鼓鼓的吴邪太可爱惹。


仔细看吴邪对别人和对小哥的态度,会发现他对小哥的要求总是要比别人高一些,一不回应自己就会生气,在小哥面前也没在别人面前那么放得开。(真实概括,绝对不是因为我戴上了瓶邪特制CP滤镜才会这么说) 


 



我一下子脑子就充血了,顿时想跳起来掐死他,心说你爷爷的龟毛棒槌,你问我,老子还没问你呢!是我自己想来吗?要不是那些录像带,老子打死都不会来这里!


我咬牙很想爆粗,但是看着他的面孔,我又没法像和胖子在一起一样那么放得开,这粗话爆不出来,几乎搞得我内伤。


 


“顾问?”说起顾问我就想起了胖子,心说阿宁这次学乖了,请了个靠谱的了,不过闷油瓶竟然会成阿宁的顾问,感觉很怪,我有点被背叛的感觉


 


最让我恼火的就是闷油瓶,他坐在我的对面,看也不看我,靠在一大堆毛毡上,马上开始闭目养神。


 


闷油瓶抬起了头,淡淡地看了我一眼,似乎也是很无奈地叹了口气,对我道:“你回去吧,这里没你的事了,不要再进那疗养院了,里面的东西太危险了。”


我看着他,心里十分的不悦


说实话,我压根儿不想去那狗屁的地方,我也不知道阿宁他们为什么要去那个地方,我现在只想知道,闷油瓶在云顶到底做了什么,我看到的那恐怖的景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于是我回答道:“要我回去也可以,我只想问你几个问题。”


闷油瓶还是淡淡地看着我,摇头道:“我的事情不是你能理解的,而且,有些事情,我也正在寻找答案。”说着也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帐篷。


气得浑身发抖,几乎要吐血,看着他的背影真想冲上去掐死他


 


好吧,我一下就打定了主意,他娘的闷油瓶,别嚣张,你能去得我吴邪也能去,这一次我也跟着去!我站了起来,走到外面正在准备行李的阿宁边上,问她:“你有没有多余的装备?”


 


“狗日的!”我暗骂了一声:“难道真的跑了!”一下子气得不行。这人怎么这样,比起胖子做坏事还和你打个招呼,这人根本就当我们不存在,实在是太过分了。


 


我看向闷油瓶,他却看着火,不知道在想什么。我就问他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口信会传给我们两个?”


他却不回答,闭了闭眼睛,就想站起来。


我看他这种态度,一下子无数的问题冲上脑子,人就有点失控,一下把他按住,对他道:“你不准走!”


 


他看着我,问我道:“你有什么事情?”


我一听就心中火大,道:“我有事情要问你,你不能再逃避,你一定要告诉我。”


 


我愣了一下,他冷冷地看了我一眼,爬上了水潭,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愣在水潭里,感觉到心里极度的不舒服,心说你瞪我干什么?我来这里还不是因为你们什么都瞒着我,我为什么要来这里?我他娘的——


 


我看向闷油瓶,他就点了点头。


怒起来,“太过分了,你为什么不说?”


他看着我:“我已经暗示过你了,我以为你已经知道了。”



 


 


 


三、十年后越来越有人情味儿的小哥


 



·包剪锤


 


我深吸了一口气,老坑了,几年前的盗洞,里面肯定全部空了,就是一脏活,和胖子闷油瓶石头剪子布,胖子输。


他一边大骂,一边脱掉外套,打着打火机往盗洞探下去,我想和闷油瓶对一下拳头。闷油瓶看着我的拳头,又看了看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还要和他继续分胜负,缓缓的出了个布。


(钓王)






·杀错鸡的瓶仔


 


我几乎就立即忘记了老头的事,和胖子马上开工,烧水,削萝卜,洗肉。闷油瓶提着刀去杀鸡。听着隔壁大妈在那儿骂:“这是我的鸡!”我赶紧让胖子去赔钱。


隔壁大妈是在武夷山做生意的,对我的意见非常大,因为我来了村里之后,我就是村里最怀刑的人了抢了她风头。她老公是镇里财务局的,算是机关干部家属,每次都要和我作对。


我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冷静了一下,我这一次的法宝是笋,这儿的笋味道非常好,爸妈爱吃笋,二叔爱吃鸡,小花和秀秀口重,这里的腊排骨白汤煮蛋应该不错。酒,酒,酒。


我脸色惨白,忽然意识到自己忘记买酒了。


“胖子!!完蛋了!!”我冲出去,看到胖子正和隔壁吵架:“去你妈逼,欺负我家瓶仔是吧,你怎么证明这只鸡是你们的,你叫它一声它会给你托梦么?”我上去立即赔不是:“大姐,不好意思,杀了你的鸡。”给胖子打手势,这大姐家里肯定有其他人送的礼酒,不管品相了,就算是土烧我也得要。


(钓王)


 




·发丘指捏核桃


 


人一多,屋子里就暖和起来,水气让玻璃上开始蒙上水雾,秀秀给长辈准备瓜果,闷油瓶捏核桃,胖子和小花拌嘴,挑剔这些2元超市的厨具,我的眼睛也迷糊起来,觉得一切都那么的不真实。


(钓王)


 




·看电视


 


席间,胖子问小花生意的事情,秀秀伺候长辈聊家常,闷油瓶竟然被春节联欢晚会吸引了注意力,又或许是这一切对于他来说,都太没关系了,只是对着电视发呆。


(钓王)


 




·偶像包袱很重的闷油瓶


 


胖子开始唱起来,配着电视机的背景音乐,竟然听着还挺好听。胖子唱完之后,小花起来就开始西皮流水串烧,二叔很快就被圈粉了,秀秀害羞,就是不表演节目,很快,节目轮转就轮转到了闷油瓶这里。


秀秀为了转移注意力,直接指着闷油瓶的位置说:“男生都表演完,才轮到女生。”我转头就发现闷油瓶其实已经不在位置上了,我立即转口看了看门口,发现他果然早去了院子里透气。真是机智的boy。


(钓王)


 


 


·拍照




胖子拿出手机自拍,这里没有信号,幸存的电量还能闪光,他拉着闷油瓶拍了好几张。还让闷油瓶帮忙我和他合影。(钓王)


 




·泡脚


 


我看了看他,边上的闷油瓶也被他忽悠的在泡脚,两个人靠在藤椅上,脚下水汽蒸腾。我叹了口气,从边上也拿出自己的脚盆,倒入烫水。


(2017吴邪生日段子)


 


我们三个正在每天愉悦的泡脚时光,那个时候我感觉岁月静好,可以吹一吹之前的牛皮。


有时候我和胖子聊,闷油瓶会睡过去,有时候胖子对着闷油瓶说话,我会睡过去。我们敞开着农舍的大门,看外面鸡走进来走出去,有时候瀑布水流变大,雨变的磅礴,瀑布水打在屋檐上往下形成雨帘,我们就这么看着。


(吴邪的小心情)


 


 


·给小满哥洗澡


 


小满哥对我还是比较亲近的,因为我身上有爷爷的味道,但看的出它最喜欢的是闷油瓶,闷油瓶给他洗澡它表现的像猫一样,胖子也有从狗舍挑一只土狗,不到20天就胖的和河马一样,家里的习惯到40前我是要准备养矮西藏獚防身,二叔给我准备了一只,完全防不了身,性格和仓鼠一样直往我身上各种最暖和的地方钻,要么就平时四处乱跑,在电视厅里对着电视大叫,后来被小满哥一爪子拍飞,再也不敢靠近电视。


(他们在干什么集)



 


 更新于2018年4月30日

评论

热度(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