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作千风

【瓶邪】08 需要做阅读理解的糖

有修改,再转一下

瓶邪817:

三叔有些地方写得太狡猾了。




01 发件人写张起灵是为了确保东西到吴邪手里


 



阿宁看了一眼胖子,又似笑非笑转向我,道:“发件人的确非常特别,这份快递的寄件人——”她从包里掏出了一张快递的面单,“你自己看看是谁。”


我看她说得神秘兮兮的,心说发件人应该是张起灵啊,这个人的确十分特殊,我现在都感觉这个人到底是不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但是阿宁又怎么知道他特殊呢?


于是我接过来,胖子又探头过来,一看,我却愣住了,面单上写的,寄出这份快递的人的名字,竟然是——吴邪——我的名字。


“你?”一边的胖子莫名其妙地叫了起来。


我马上摇头,对阿宁说:“我没有寄过!这不是我寄的。”


阿宁点头:“我们也知道,你怎么可能给我们寄东西。寄东西的人写这个名字,显然是为了确保东西到我的手里。”


 


霍玲的录像带,以及有“我”的录像带,以张起灵的名义和吴邪的名义分别寄到了我和阿宁的手里,这样的行为,总得有什么意义。(蛇沼鬼城)





众所周知阿宁是喜欢吴邪的,以吴邪的名义寄给阿宁和以张起灵的名义寄给吴邪,目的都是为了确保东西寄到阿宁和吴邪手里。自行体会一下。


 


 


02 三叔认证人工呼吸


 



胖子打了个手势,让我问闷油瓶。我看向他,就听他道:“大概五个小时前,你出现在你现在躺的地方,深度昏迷,几乎没有知觉。我们对你进行了简单的抢救,然后,过了五小时,你醒了过来。”


我等着闷油瓶说下去,他却闭嘴了。


“没了?”我诧异问。


“没了。”他闷声道。(阴山古楼)





人工呼吸这段由粉丝考据得出,得到了三叔的认证。







03 十年里一直与失魂症对抗努力记住吴邪的样子





这个人的身形我相当熟悉,但是那一霎,我没有认出来,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卫衣,身边放着一只很大的背包。


“小哥。”他转过头的时候,我认出了他,“你……怎么……怎么回来了?”


他淡淡地看着我,很久,才说道:“我来和你道别,我的时间到了。”


这天晚上,我们找到了一块比较干燥的地方生起了火,坐在火堆前,他第一次沉默地把目光投向了我。


我也盯了他好久,他一直就这么看着,我开始判断,他目光的焦点是不是我。但是我发现他真的是在看着我的时候,我觉得十分奇怪我道:“我身上出什么问题了,我身后有一个怪物吗?”我问了几次,他都毫无反应。


 


闷油瓶说,自己有一种病,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忘记之前所有的事情,除了一些童年的往事之外,他的脑子存不住新发生的记忆。(藏海花)


 


如果现在有糖果就好了。黑暗中他又听到了自己脑中的声音,逼向那颗糖果。
不要忘记,那些东西都不要忘记,时间快到了,他要记得,哪怕只有一个瞬间。


(此时彼方小哥视角)


 


你老了。”他说道。(十年篇)



 


 小哥在分别前看了吴邪很久,把他的样子记在了心中。并在十年里一直努力保留记忆。所以才能在见面的瞬间,就认出吴邪,并表示“你老了”。





“这些年你能完成这么困难的事情,身体一直能扛住,都靠那个东西。你现在的样子也远比你实际年龄年轻,如果那东西的效果消失,恐怕你会非常迅速的衰老,并且身体极度虚弱下去。现在你要做的事情,是把身体养好。”(重启)





值得注意的是,在重启里三叔借吴二白的口盖章吴邪因为麒麟竭的功效,外表远比实际年龄年轻。也就是说,小哥口中的“你老了”并非指外表,而是他一眼看到吴邪十年经历沉淀下的沧桑和疲惫。这与后面《钓王》小哥设局为吴邪解开心结找回本心也是遥相呼应。






04 论证:盗八结尾上山前两人住的同一间房,而且是哥主动定的。


 



他径直走入客栈,订了房间。我看也不看就跟了上去,此时我心里赌上气了。


……


第二天中午,我和闷油瓶一起出发,他出门的时候,回头看了我一眼,我也看了他一眼,我道:“放心,就陪你走最后一程。”他才转身出发。(本传大结局)





冷战中还这么有默契也是绝了。一个主动定了双人间,一个看都不看就知道对方帮自己订了房间。






05 避免吴邪内疚谎称自己跳崖救人前就已受伤


 



闷油瓶的动作很轻,似乎是轻得不需要使用任何力气,这其实是他手腕力量极大以及对于自己动作的把控力极端准确的原因。我之前和他一起吃饭的时候,总有各种人在四周,我没有太注意过他,现在看着,就觉得非常奇妙。





力量把控精准,说明小哥赶来杭州同吴邪告别时手并没有受伤。





他面无表情,但是他的手一看就是紧紧地捏着自己的手腕。我忙问他:“怎么了?你受伤了?”他淡淡道:“没事,来之前就有的伤,没好透。”我松了一口气,就想帮他背包,他用手挡了一下,我一下就看到,他的手是以一种特别奇怪的角度弯曲着的,一看就知道他的手已经断了。





从30米高的悬崖跳下去救吴邪导致骨折,为了避免吴邪内疚谎称之前就已受伤。





我把所有的装备分装整理了一下,让他少负重一些。但是他接过了他自己的装备,没有让我去拆分,而是单肩背上。他的装备不多,但是相当重,压在他的身上,显得沉重无比。





并且单肩背着更重的装备,以减轻吴邪的负担。






06 长白山两人第一次分别后小哥并没有走远


 



我醒过来之后,睁开眼睛便意识到,那是风的声音。


闷油瓶并不在四周,他的行李也不见了。狗日的,招呼也不打一声就走了。我摸摸头,想看看他是不是在我睡觉的时候已经打晕过我了。头上没事,看来他看我睡着了,连打晕我都免了。(本传大结局)


 


就在我几乎要绝望的时候,忽然我就听到了外面有动静,接着,我不停乱动的手被人抓住了,然后我整个人被拉出了雪坑。我大口喘气,就看到闷油瓶抓住了我的后领,用力把我从雪地里扯了出来。


我的眼睛看到的还是一片粉红色,相当模糊。我看着他,气就不打一处来,问他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头顶的悬崖,对我道:“我听到你的求救声了。”


雪地传音非常好,加上我是在上风口,他能听到我的呼声不奇怪。我心说:“丫的,当时我是在问候你祖宗吧。”我爬起来,眯着眼睛看四周,立即就意识到,他一定是从三十米高的地方跳下来的,不由得有些感动。


他还是回来了。我忽然觉得他是不是开窍了,这是不是上天给我的一个说服他的机会?他回来,说明他对世间还是有依恋的。(本传大结局)



 


单看盗八这段描写,会让人误以为小哥早已离开,听到吴邪呼救声才回来救人。


但是三叔又在藏海花拉巴遇险这段点明——三分钟之内必须把人救上来





下面的雪无比深,瞬间他就被湮没了,临没顶之前,他看到闷油瓶瞬间就扑了过来,似乎想抓住他,但晚了一步,他自己的反应不快,扒拉了一下抓空了,顿时已经一片漆黑,雪的冰冷贴着脸,鼻孔,嘴巴,耳朵,顺着所有的空洞灌入了他的体内。


能确定的几点是,第一,他们在当时没有看到雪下的那个东西,只有拉巴一个人看到了,拉巴被救上来之后神志不清,雪下的东西一定让他受了极大的刺激。


第二,小哥应该是在三分钟之内就把拉巴救了上来,虽然溺雪比溺水要好一些些,但三分钟也是极限,如果这么短的时间里小哥没有成功,那么拉巴肯定不会活着。(藏海花)





也就是说,吴邪遇险时小哥一定保持着三分钟内就能赶到他身边的距离


小哥假装一早离开,其实一直跟在吴邪身后以确保他安全下山。






07 《钓王》(16年贺岁篇)就是小哥为吴邪解开心结布的一个局





我仍旧没有找到我们接受的核心原因是什么。特别是小哥接受的原因。不过我总感觉,他是想让我看到什么。


 


把疑点罗列一下:小哥有兴趣,地下湖呈现太极的形状,湖中有人工修建的石头墙,湖中有怪鱼在大旱的时候浮上水面捕食,怪鱼出现的水潭很小,怪鱼身上有水草一样的东西。


想到这里,我反而心安了,之前就感觉闷油瓶参与这件事情,是想告诉我什么,这件事情一定是他用语言讲不清楚的,如果他那么努力的想要传达什么信息给我,说明他有足够的让这件事情顺利发展的信心。


 


我之前一直有想到他的目的问题,他想要告诉我什么,这一次历险,我总会有所感悟。



 


正文中疯狂暗示小哥在钓王中想要告诉吴邪什么。





我咬住手电,拔出刀,却被黑暗中的一只手按住了,我看到闷油瓶漂浮在水中,他平静的缠在鱼线中,目光并没有看着鱼,而是看着另外一个方向。


我的手电光滑过一遍黑暗的湖底中的虚空,我看到了一座巨大的被盐花覆盖古楼宇在湖水中若隐若现,横面两边看不到尽头,无数的雕花窗户冻结腐朽,盐花斑驳覆盖着无数的飞檐廊柱。最令人惊讶的是,在盐花中,还能看到无比清晰鲜艳的雕花彩绘梁木和红色大柱。完全没有褪色。


我们漂浮在侧,就像飞在半空看着悬崖上的悬空寺庙。手电射去,不知道激发了什么,楼内竟然开始出现红色如灯笼一样的晕光。哪些灯笼的红光一会亮,一会暗,好似楼中栖息了什么怪物一般。


水流急转,我发现所有的水流,都是围绕着这座巨大的水下建筑在转动,越往下沉,水流越急。


我气马上就要憋不住了,抽烟之后气短了很多,抓住闷油瓶的手,他才割断鱼线,我们两个挣脱出来,那条巨大的鳝鱼也挣脱了出来,迅速往楼中游去。我看到了它的全貌,不知道是什么品种,也不知道为何它的身上长满了铜钱甲片。在水下看,真如一条小龙一般。





小哥拉着吴邪看水下风景这段,在我心里就类似于“月色真美”,老派人含蓄的告白。





但,我已经感觉到,我心中的好奇心,在死去那么多年之后,开始猛烈的膨胀起来。我看着水面发呆,我能离开这里么,这种熟悉的欲罢不能的感觉,让我非常恐惧。我不停的问自己,我能离开这里么,我已经证明了多次,我可以放弃,如果我可以放弃,为什么不在我觉得危险的时候放弃,而不在什么都没有做的时候放弃。


 


我的脑子竟然想通了一些事情,我还是不知道,闷油瓶想告诉我什么。但至少有一点我明白了。


这条鱼我是肯定要钓起来的,只是不是现在,终有一天,也许是几天后,也许是几年后,我们三个人还会来钓这条鱼,完成雷本昌的这次委托。人生中这一次的冒险,是一次遗憾,我们没有完成,没有知道一切,没有酣畅淋漓。


回去之后每一个午夜梦回,我都会想起这水下的建筑,就像我当年都会想起那座巨门。那十年时间,我所能坚持下来的所有,都因为有一个心中的念想,我的好奇心,我的好胜心,我的承诺。这会让我的生命更有意思。





 结尾吴邪在小哥的帮助下找回了本心。





其实,张起灵到达福建之后,是不是早就去过了那个死水龙王宫?他在地质勘查的时候,早就发现了那个地方?为什么他们会那么巧,路过雷本昌的村子,都在故事中有很多的线索。老干妈拿掉之后,这些咸菜,反而显眼。(钓王后记)





三叔怕我们没看明白,还特意在后记暗示了一下。






08 吴邪现在的心结:和闷油瓶的必然别离


 



我有什么重要的,我是一个闷油瓶生命中总有一天要告别的人,是一个耽误胖子发财和结婚的人,我让小花倾家荡产,让秀秀至亲分离,让我父母终日生活在我要走上三叔老路的恐惧中,我远配不上我爷爷给我的无邪二字,但在我稀里糊涂的前半生,过的无比的精彩,我看到过人间无数的奇景,我有着世界上最神奇最有故事的伙伴,我们在峭壁高歌,在雪山诵经,在戈壁对酒,在海上看月。(重启第141章)


 


对于闷油瓶来说,人生就是不停的告别,人习惯不在胖子面前说胖,瘸子面前说瘸,我也不愿意在闷油瓶面前多提告别,无论是发现他毫不在意,还是心有怅然,都是很让人难过的。但是很多事情,场面上过的去已经很难,此时会忽然觉得,自己终究会死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终究会死而现在活着,又有人生如此,才有满足一说。(重启第160章)


 


我不禁开始问自己,我开始坦然的思考那些我不愿意想的问题,闷油瓶的必然离别,我身体的危机和逐渐老去,二叔对我的保护,父母的亏欠,人生中傻逼和对手的上串下跳,以及所有我得到的得不到的以及失去的,懊悔的。我的朋友们,为了我做的,和我为了他们做的。


我不知道。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重启后记)





吴邪对其他人都有觉得抱歉的地方,而对小哥最遗憾的是总有一天要分离。


他希望胖子生活富裕婚姻美满,小花家族安好,秀秀亲人健在,父母安享晚年,他希望所有人都好。而他认为对小哥的好,就是不用和他告别,而且这件事永远排在第一位,是他现在最大的心结(也是我家CP目前唯一的虐点了……)。






09 这里吴邪舔的小哥的手





我来到水边,想掬水,被闷油瓶拉住,他拔出刀沾了一点皮肤。然后甩掉。


“咸水。”他轻声道。


我受过大学教育,知道盐矿伴生很少有有毒的矿物,刚才肚子疼可能是盐里有其他矿物,但不至于死掉,让他放心,舔了一下,吐掉。水确实是咸水,但是没有那么咸,肯定水下有淡水水系冲进来中和盐度。(钓王)





小哥沾了一点水在自己皮肤上,甩掉这个动作说明沾的部位是手。吴邪想掬水被拉住了,那他能舔哪儿?总不能舔刀吧_(:з」∠)_






10 与母亲比肩的世界联系





张起灵需要找到自己的“想”,上师让他每天淬炼院子里的那块石头,只要他内心有一丝“想”那块石头变成什么样子。那块石头就会出现有意义的形状。


已经快一年多了,那块石头越来越小,仍旧是毫无规则的样子。


所以张起灵仍旧不能去见那个女人。




张起灵抓着妈妈的手,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他感觉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情绪,他觉得自己抓着人世间最后一丝自己的痕迹,最后一丝自己愿意去想的东西。


没有人进到这个房间来,没有任何声音进到这个房间来。


三日寂静。


“你不能是一块石头,让你的母亲,感觉不到你的存在。”一年前,上师和他说道:“你要学会去想,去想念,你妈妈送给你的第一件也是最后一件礼物,会是你被那些人遮蔽的心。




三天之后,张起灵来到了那块石头的跟前,他习惯性的拿起凿子,开始凿起来。


他以前不知道自己凿这个东西,是为了什么。


他凿了几下,忽然发现了自己手里的凿子,意识到了自己正在做什么。几乎是同时,心中一股难以抵御的痛苦,涌上了他的心头。


大雪中,他坐了下来,蜷缩成了一团。(三日静寂)



 



“哪三件?”我内心出奇的很平静,胖子说的非常平和,他没有任何的拖延音,他绝对不是在说谎。而我,已经早就对自己说过,绝对不会再被任何的信息,打乱自己的思绪。


“第一件事情,你找到了他的雕像。”胖子说道:“这证明你找到了他和这个世界开始失去连接的地方。这个雕像是当时寺庙最好的工匠,帮他完成的。是他在这个世界唯一的投影。”(藏海花)






“我来和你道别的。”他道,“这一切完结了,我想了想我和这个世界的关系,似乎现在能找到的,只有你了。”(本传大结局)





感谢评论提醒。墨脱小哥的雕像,是在他母亲去世时所雕,在这时他失去了与世界的连接。后来小哥亲口认证,吴邪是世界唯一的联系,是与母亲比肩的联系。




更新于2018年4月30日




其它:


【瓶邪】01 从本传到重启——原著糖整理


【瓶邪】02 原著中邪对哥的态度变化


【瓶邪】03 原著中哥对邪的态度变化


【瓶邪】04 旁人眼中的瓶邪关系


【瓶邪】05 从直男邪到哥性恋邪——小三爷的心路变化


【瓶邪】06 这是一个双标合辑


【瓶邪】07 原作中前后呼应的地方


【瓶邪】09 吴邪关于哥的奇怪脑洞和吐槽


【瓶邪】10 肢体接触


【瓶邪】11 吴邪滤镜下的小哥


【瓶邪】12 原作中用男女关系类比瓶邪


【瓶邪】13 小哥为完成十年之约做了哪些事


【瓶邪】14 小哥对吴邪笑了六次,第六次他们回雨村结婚了


【瓶邪】15 作者访谈中有关瓶邪的部分



评论

热度(1101)

  1. 剑色莲面瓶邪817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