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作千风

【瓶邪】04 旁人眼中的瓶邪关系

瓶邪817:

全世界都在证明我CP的rio!!!!




前篇:


【瓶邪】01 从本传到重启——原著糖整理


【瓶邪】02 原著中邪对哥的态度变化


【瓶邪】03 原著中哥对邪的态度变化






胖子


 



又前进了一段时间,胖子突然回头问我:“你老实告诉我,你和那小哥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我被胖子问得呛了一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随即想到是自己理解错误了,他问的不是我想的那种关系


——《本传·云顶天宫》


 


我们的心神收了回来,这时候才听到胖子声音从远处传来,骂道:“你们两个卿卿我我的干什么呢?有完没完,老子叫了几遍了,你们到底要不要吃饭?”


我们意犹未尽,但是见一下子暂时没有了线索,肚子也叫了起来,食欲一下战胜了求知欲,只好暂停。


——《本传·蛇沼鬼城》


 


云彩坐在闷油瓶身边,远远的也不知道有没有和他说上话,胖子直直地看着,我调侃道:“你失恋了,节哀顺变。”


胖子不以为然道:“你不是也一样!”


“一你妈个头!”我怒道,“我可没你那么变态,我对小女孩没兴趣。”


——《本传·阴山古楼》


 


“张家人的鸡巴长得很有特色啊。”胖子揶揄我,“你丫好这一口吧?”


“滚犊子。”我骂道。


——《本传·大结局》


 


我看着胖子的表情,似乎他一点儿也不觉得寒心,就问他道:“小哥是不是和你说过些什么?”


胖子摇头道:“他和你都不说,怎么会和我说。不过,我们对小哥也算了解,小哥做的决定,一定都有其充分的理由。这个理由我们是触摸不到的,也不会有任何阻止他的办法。”


——《本传·大结局》


 


我看到张起灵的时候,胖子正在犹豫要不要把冰水倒在他的头上,天气很炎热,当然他的身体是没问题的,但是突然袭击张起灵恐怕不会有太好的后果。


胖子朝我打眼色,他觉得我倒可能风险小一点,我此时有些后悔和黑瞎子打的赌。


——《冰桶挑战》(短篇)



 


 


解语花


 



小花听完之后,沉吟了片刻就道:“这件事情我本打算建议你不要跟下去,不过我觉得你可以暂且一试。毕竟如果什么都不做,你这辈子都不会安生的。但是我建议你进去的时候注意距离,现在是秋天,长白山还没有封山。你该知道跨过哪一条线再往里走就九死一生了,如果你在这条线之前都没有劝回他,你就回头吧,”


我道:“但是他根本不和我沟通.我如何去劝?”


“我相信,他既然来和你道别,你只要说,即使他不回答,也还是会把你的话听到耳朵里的。


——《本传·大结局》



 


 


张海客


 



看见我有些惋惜的样子,他立刻又道,“我可以说出他这么多年行动的脉络来。你听完之后,应该还是能有所启发。毕竟你是在他身边,知道很多我们所不知道的细节。


我心说我知道个蛋啊,但他既然这么想,我也就不动声色。


——《藏海花》



 


 


黎簇


 



幻灯片上出现了一个青年男子的照片,那是一个沉默,冷静,眼神淡如清水的男人,他背着一件东西,平常的走着。他的眼睛看着镜头的方向,显然看见了偷拍的人,但是他毫不在意。


他的眼神透过照片,和黎簇有了第一次的对视,黎簇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人,他的心收缩一下,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犹如电流通过他的全身


那是吴邪通过那条毒蛇传递消息时,同时传递给他的模糊的信息,无数无法触摸的记忆的碎片,混着那和世间无关的眼神,混合出了世界上最纯粹的绝望的滋味


“他叫什么名字?”黎簇第一次问了这个他以前从来不在乎的问题。


“张起灵。”中年人说道。


——《藏海花》



 


 


王盟


 



他盯着我,良久他才道:“如果他死了呢?十年里可以发生很多事情,你也变了,他也变了,就算不死他也可能忘记你了,你冒着生命危险到这里来接的只是你的心魔。”


我点起一根烟,冷冷的看着他。


王盟继续道:“你知道他和你说,让你十年之后去找他,只是给你一个未知的未来,人都是健忘的,他以为十年足够你忘记了,你知道没有人可以在地下生活十年。你是疯子才会真的来接他。”


胖子和小花都看向我们,王盟指着他们:“为了你的心魔,你把这些人都拖下水了。你把我也拖下水了,我的人生原来不是这样的,你不能因为你一个人的心魔,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这不公平!”


——《十年》



 


 


道上的人





我仔细的观察他,他的手指握着,看不出长短,看不出太多张家人的痕迹。不知道是不是骗子,自从我的传说传开之后,这一行姓张的身价都涨了


——《盲塚》(2017贺岁篇)



 


 


吴家伙计


 



我深吸了一口气进到二叔盘口的院子里,院子里都是破烂的装备,我走进去院子的一刻,所有人犹如凝固一样的看着我。


所有的悲悯妖孽一样在空气中滚动,在那一刻忽然随着目光朝我而来


我还没反应过来,转头看了一圈,没有闷油瓶,随口问道:“小哥呢?”


“小哥没了。”坎肩嚎啕大哭,我楞了一下,出奇的冷静:“什么没了?”


——《重启》


 


“我不去。”我点头站起来就出门,舔了舔上牙床,心说不去个鸡巴,揪住坎肩:“我难受,你扶我回去。”


坎肩楞了一下,我捂住胸口把他拽上车,在车的手扣里掏出之前一包老烟,已经干的没法抽了,点上,刚想说话,坎肩下车:“小三爷,我知道你要做什么,你不能去,你骂死我,不要我了,我也什么都不能告诉你,那地方你不能去。”


——《重启》



 


 


刘丧


 



黑瞎子就说道:“吴邪当年的事情你们都大概了解一些吧,其实从当年回来,吴家人就一直怀疑,回来的吴邪不是真的吴邪,而是被人调包了。”


“吴家人都是吃屎的么?这都会搞错,而且就算吴家人会搞错,小哥是张家人,熟悉易容缩骨,也会搞错?”刘丧说道:“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别玩了。”


——《重启》



 


 


汪家人


 



这是汪家一贯的论调,他说完之后,探向我:“但我觉得神不会选择他,所以我留在这里,留在你身边,我可以保证自己的安全。”他看了看黑暗中:“张起灵在附近,我在你身边,我也可能见到他。我想看看这个人。”


——《重启》





更新于2018年4月28日

评论

热度(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