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可爱

【瓶邪】07 原作中前后呼应的地方

瓶邪817:

我圈本质阅读理解圈,欢迎大家一起来做阅读理解。






1. 只听声音就能认出哥


 



同时我就听到耳边有一个人轻声喝道:"别动!"


我一听,整个人一惊,立即停止了挣扎,心里几乎炸了起来。虽然只有两个字,但我还是马上听了出来他是谁!


这竟然是闷油瓶的声音。(蛇沼鬼城)


 


我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孔,淡然的眼睛,映出了篝火的光。


人们说,忘记一个人,最先忘记的是他的声音。但是当他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我没有一丝陌生。(十年篇)


 


我穿着粗气,想咳嗽都咳嗽不动,此时就听到一个声音说道:“别动。”


我愣了一下,两个字太快我听不分明,但那好像是闷油瓶的声音,一下我就激动起来,一只手就按在我的脖子上,一下按住,按了几秒,我脑子缺血,再次昏迷了过去。


我操,是闷油瓶,这种技术只有他特别喜欢用。我最后的念头还没完全起来。又坠入黑暗(重启)



 




2.哥放水邪才能成功上车


 



我累得气喘吁吁,可那两个人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翻出去之后,就往外跑,竟然不管我。我心说这一次可不能让你跑了,忙追了上去。


又是没命地跑,一直跑出老城区,突然一辆依维柯从黑暗里冲了出来,车门马上打开,那两个人冲过去就跳了上去,那车根本就没打算等我,车门马上就要关,不知道是谁阻了一下,我才勉强也跳了上去


……


没想到阿宁并没有太过在意,想了想就指着一边闷油瓶,对黑眼镜道:“他带回来的,让他自己照顾他。”说着就带着人出去了。帐篷里只剩下了黑眼镜和闷油瓶两个人。


黑眼镜干笑了两声,也靠到了毛毡上,点起了烟,然后就在那里看着闷油瓶道:“我说你是自找麻烦吧。刚才不让他上车不就行了,你说现在怎么办?”(蛇沼鬼城)



 




3.唯一联系


 



他继续道:“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我做的所有的事情,就是想找到我和这个世界的联系,我从哪里来,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蛇沼鬼城)


“我来和你道别的。”他道,“这一切完结了,我想了想我和这个世界的关系,似乎现在能找到的,只有你了。”(大结局)



 


 


4.哥的心结——害怕自己害死吴邪


 



我皱起眉头,心说这是什么意思,看了看闷油瓶,阿贵又道:“他还说……”


“说什么?”


“说你们两个在一起,迟早有一个会被另一个害死。”


 


(之后哥一直情绪不好)


不过闷油瓶没有为我们的气氛所感染,他的脸色一直没有任何变化,在轻松的气氛中,只有他仍旧沉在阴云里


 


太久没有笑得这么舒畅了,我最后都笑不动了,但是转眼看到闷油瓶,却见他靠在石头上,一点放松的表情都没有。乍一看都察觉不到他的存在。


 


我们一下笑成一团,云彩都笑得无法呼吸了,但是笑了几声,我们就慢慢收敛了下来,因为我看到闷油瓶在我们人仰马翻的时候,默默地站了起来,往湖的方向走去,然后远远地坐在篝火勉强能照到的地方。


 


(被困在山体里)


胖子神秘兮兮的,而一边的闷油瓶始终没有说话


 


闷油瓶表现得和之前不同,有点古怪,一直不怎么动,靠在角落里,转头看向我,淡淡地说了一句:“我没有印象,但是我知道,事情才刚开始。”


 


这速度太快了,谁也来不及反应,我已经被扯向裂缝,狠狠地撞在岩壁上。闷油瓶这时反应比胖子都快,一下扑过来抓住我。


 


(还好没有害死你)


他往后面的石壁上一靠,淡淡道:“我和他,走不了了。”


“你在说什么胡话?”我骂道。


忽然朝我笑了笑,道:“还好,我没有害死你……


我愣了。他一阵,吐出一大口鲜血。


“你——”我的脑子嗡了一声。


仍微笑着看我,头缓缓地低了下来,坐在那里,好像只是在休息。但是,四周完全寂静了。



 


 


5.十年后的默契


 



闷油瓶淡淡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啊了一声,有点意外。以前一直感觉和他们有一种默契,但是在这里,我有点跟不上他的想法了。他想到的东西好像比我快得多。(阴山古楼)


 


闷油瓶在下面“pi”了我一声,我再次把手机递下去,他已经落到靠近井底的位置,拍了照片,再次把手机丢上来。(重启)


 


我们手电往下照,根本看不到胖子在那儿,闷油瓶的脸色沉了下来,我就知道不妙,显然这里的深度超出了他的估计。


现在我能够从极小的变化中,知道闷油瓶对四周的局面是否有掌控力,不像以前非要他推我跑路才知道要死。(重启)



 




6.回家


 



带我回家。”(阴山古楼)


醒醒,回家了。”(大结局)



 




7.无论什么情况吴邪遇险小哥都会不顾一切地去救


 



闷油瓶以前说过,他只救不愿意死的人,如果对方自己可以选择死还是不死,而对方选择了死亡,他是不会插手的。我现在的情况和他说的一样——如果我自己选择上雪线,跟着他然后冻死,他是不会插手救我的。(大结局)


 


就在我几乎要绝望的时候,忽然我就听到了外面有动静,接着,我不停乱动的手被人抓住了,然后我整个人被拉出了雪坑。我大口喘气,就看到闷油瓶抓住了我的后领,用力把我从雪地里扯了出来。


我的眼睛看到的还是一片粉红色,相当模糊。我看着他,气就不打一处来,问他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头顶的悬崖,对我道:“我听到你的求救声了。”


雪地传音非常好,加上我是在上风口,他能听到我的呼声不奇怪。我心说:“丫的,当时我是在问候你祖宗吧。”我爬起来,眯着眼睛看四周,立即就意识到,他一定是从三十米高的地方跳下来的,不由得有些感动。(大结局)



 




8.原本对死亡淡然的小哥,却无法接受吴邪的遗言和死亡


 



如果你身边的亲人有一个去世了,而其他人都健在,你会觉得这一次的去世,是一次巨大的浩劫。而如果你身边的亲人,在一年内一个接一个地去世了,你会慢慢地麻木。而小哥离开时的眼神,似乎就是后者。在很长的岁月里,看着自己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地以各种方式死去,你发现任何人都无法在你身边留下来,这个时候,对于死亡,你就会有另一种看法。


比麻木更深的一层,就是淡然,对于死亡的淡然。(本传)


 


对于张家人来说,和爱这种东西搞上关系似乎很难理解。对于小哥,我和他相处了那么长时间,我一次都没有看到他表现出任何人应该有的欲望来。(藏海花)


 


我拉住胖子:“我还没说呢,我有话要对你们说。超感人的。”还没说完,闷油瓶到我身后捏了一下我的后脖子,我瞬间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


胖子回答道:“我已经搞不清楚了,这一层我们走了七个小时了,我们还没有看到底。我们实在背不动你了。”


我看向闷油瓶,对他道:“你什么意思啊?我说句话怎么了?”


我是真的有点生气了,闷油瓶默默道:“这样的话我听的太多了。



 


 


9.“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


 



他继续道:“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我做的所有的事情,就是想找到我和这个世界的联系,我从哪里来,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他看着自己的手,淡淡道,“你能想象,会有我这样的人,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没有人会发现,就好比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我存在过一样,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吗?我有时候看着镜子,常常怀疑我自己是不是真的存在,还是只是一个人的幻影。”(蛇沼鬼城)


 


他会无数次的失去记忆,人生被割裂成无数个无头无尾的岁月,不知道自己爱过谁,不知道自己被谁爱过,所有他经历的一切都没有意义。”


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在我漫长的生命中,消失了,也没有任何人会发现


我摸了摸我自己的胸口,疼的有点喘不过气来。(重启)



 


 


10.他一直记得你的样子


 



“你说,他还会不会记得我们?”小花问道。


我知道他是没话找话,这么多年的默契了,其实安静的时候不用说话。


无所谓他记得不记得,我都不记得以前的自己是什么样子了。”(十年篇)


 


你老了。”他说道。(十年篇)



 


 


11.吴邪的心结——总有一天要告别的人


 



聊了几句,我告诉他,我来这里是为了找一个女孩子,我找了她好几年了,有关她的消息,有关她的东西,我都特别的在意。之前她住过这个酒店,想住一下她住过的房间。之前她住的是四楼。(当然我们都知道吴邪找了几年特别在意的人并不是女孩子)


他拍了拍我:“兄弟,在感情上就只有两种人,有些人习惯告别,有些人不习惯,不习惯的人,身上的东西会越来越多的。走的会越来越慢。”(重启第139章)


 


服务员点头:“就这么一句。看样子你是很爱那个女人,你怎么了你,咱们男人虽然在感情上挺不堪的,但你也不用把自己搞死啊,你看你,好好的一个壮年男子,再重新开始吧,我也打算回沧州就好好过生活。”(重启第140章)


 


我是一个闷油瓶生命中总有一天要告别的人。(重启第141章)



 


 


12.吴邪遇险对小哥来说就是巨大的危机


 



我看着刘丧的烟,超想叼过来自己抽,用血画记号,闷油瓶很久没有用自己的血做事情了,在之前的冒险中,只有巨大的危机,他才会用血解围。他的血非常特别,伤口破了很难愈合。(重启第160章)


 


我立即不动了,就听黑瞎子说道:“现在你身上所有的伤口上,都涂了东西了,你再养几天,我就给你放出来,我和你讲,如果不是我们处理的及时,你身上会长满了蘑菇,现在你的嘴巴和眼睛,都还得继续养着,得把伤口养好了。现在新肉都还没长好,揭开全是疤,你就当不了吴山四美了。”


你麻痹啊,我心说,还有三美是谁,我怎么不知道。黑瞎子继续道:“你身上全是小哥的血,他没多少血再给你了,你消停点吧。”(重启第178章)


 


闷油瓶的身体很虚弱,一直靠在墙边,我看着他,他看着地,几乎一动不动,我想和他说话,被黑瞎子阻止,黑瞎子说:“让他睡。不是一时半会能缓过来的。”(重启第179章)



 




13.喜欢是三柱青烟


 



胖子立即打断我继续道:“让我说完,再说了,在人生路上你要是遇到了一个人,你看着喜欢,你也知道她要什么,你有,你给不给?哦你不给,留着给自己,那你他么喜欢的是你自己啊,你得明白什么是喜欢,喜欢就是个幽灵,他来的时候你看不到,走的时候无声无息,就算在也一会东一会西,这东西不讲道理,那他妈是闹鬼,你见到拍拍屁股就走啊,你问它愿意不愿意,它不走你就得三柱青烟伺候着,它要是走了,你把房子烧了你也找不回来。”


(重启第204章)


 


“我就想知道,青铜门后面是什么,我想如果我要死了,能在我耳边说一句么?”我对闷油瓶的方向说道。


那边没有回音,我道:“如果我要死,你就在我耳边说一句,然后我就安心的走了。否则三柱清香你也打发不走我。


(重启第208章)



 


更新于2018年4月29日




前篇:


【瓶邪】01 从本传到重启——原著糖整理


【瓶邪】02 原著中邪对哥的态度变化


【瓶邪】03 原著中哥对邪的态度变化


【瓶邪】04 旁人眼中的瓶邪关系


【瓶邪】05 从直男邪到哥性恋邪——小三爷的心路变化


【瓶邪】06 这是一个双标合辑



评论

热度(4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