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作千风

【瓶邪】10 肢体接触

瓶邪817:

很多动作描写是瓶邪之间特有的,嘿嘿嘿。




·捂嘴4连


 



这一下子把我吓得几乎要疯了,我歇斯底里的大吼一声,一把把它推开,拼命往前爬去,脑子里只有一个字:逃。可是那走道很难通过两个人,我和闷油瓶卡在了一起,动弹不得,我看挤不过去,一把抓住他,大叫:“鬼!有水鬼!”他一把捂住我的嘴巴,轻声问我:“别叫!水鬼在哪里?”(怒海潜沙)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边上有什么东西动了一下,我的神经已经到了极限,几乎被吓死,刚想拉开架势,就有一只手伸了过来,顿时我嘴巴就被人捂住了,身子也被人夹了起来,动弹不得。


我用力挣扎了几下,制住我的东西力气极大,我连一点都动不了,同时我就听到耳边有一个人轻声喝道:“别动!”


我一听,整个人一惊,立即停止了挣扎,心里几乎炸了起来。


虽然只有两个字,但我还是马上听了出来他是谁!


这竟然是闷油瓶的声音。


……


然而现实却是他捂着我的嘴,黑暗中,我一点呻吟也发不出来,动也不能动,而且我明显感觉到他的力气一直在持续着,他根本就没打算放手,而是想一直这么制着我。这让我很不舒服,我又用力挣扎了一下,他压得更紧,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


一下子,整个房间安静到了极点,没有了我自己声音的干扰,我马上就听到了更多的声音,那是极度轻微的呼吸声,几乎是在我的脑袋边上。


这是闷油瓶的呼吸声,他娘的他是活的,当时看到他走进门里去,我还以为他死定了,走进地狱里去了。


闷油瓶大概感觉到了我的安静,按着我的手稍微松了松,但是仍旧没有放手的意思。四周很快就安静得连我自己的心跳都能听到了。(蛇沼鬼城)


 


“你有什么想法?”胖子看我思绪连篇,问我道。我刚想说话,忽然闷油瓶一下捂住了我的嘴巴,将我拉向一边,我冷静下来去看我刚才站的位置,只见墓门的缝隙中,从另外一边也刺过来一根东西,差点扎到我屁股。我还以为也是探针,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两根尖锐的长指甲。(重启)


 


我想说话,闷油瓶死死的捂住我的嘴巴,不让我说话,我心说至于么,还没完了。这门这么厚,后面就算有个粽子我们也相对安全。此时,我就看到,门缝里,缓慢的又刺出来两根指甲。(重启)



 


 


·捏晕3


 



闷油瓶点头,我刚想说你说清楚,闷油瓶忽然伸手,在我的脖子后面按了一下,我一下就失去了知觉。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闷油瓶,我醒来之后,除了他留给我的鬼玉玺,他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本传大结局)


 


我穿着粗气,想咳嗽都咳嗽不动,此时就听到一个声音说道:“别动。”


我愣了一下,两个字太快我听不分明,但那好像是闷油瓶的声音,一下我就激动起来,一只手就按在我的脖子上,一下按住,按了几秒,我脑子缺血,再次昏迷了过去。


我操,是闷油瓶,这种技术只有他特别喜欢用。我最后的念头还没完全起来。又坠入黑暗。(重启)


 


我拉住胖子:“我还没说呢,我有话要对你们说。超感人的。”还没说完,闷油瓶到我身后捏了一下我的后脖子,我瞬间眼前一黑,晕了过去。(重启)



 


 


·抓手4连


 



我目瞪口呆,他却把探灯递给我,接着抓着我的手,把探灯指向墙壁上的一个口子,那些石中人出来的裂口。(阴山古楼)


 


我咬住手电,拔出刀,却被黑暗中的一只手按住了,我看到闷油瓶漂浮在水中,他平静的缠在鱼线中,目光并没有看着鱼,而是看着另外一个方向。


……


气马上就要憋不住了,抽烟之后气短了很多,抓住闷油瓶的手,他才割断鱼线,我们两个挣脱出来,那条巨大的鳝鱼也挣脱了出来,迅速往楼中游去。我看到了它的全貌,不知道是什么品种,也不知道为何它的身上长满了铜钱甲片。在水下看,真如一条小龙一般。


慌乱中抬头,我看到一条鱼线从水面联通下来,直刺入楼内,闷油瓶一手抓住我,一手抓住鱼线,在激流中把我们固定下来,鱼线绷紧,他把我提上来,一点一点,顺着鱼线往水面爬去。(钓王)


 


直接我被提起来,几乎是同时我听到我的裤腰带断的声音,整个人被甩到了半空,我咬牙伸手,被闷油瓶一把拽住,直接撞到钟上,发出了洪亮的一声。


当时我感觉我的脑子和钟完全在一起共鸣,整个人身上的肉在抖动。


闷油瓶死死的抓着我的手腕,他的力气非常大,我都感觉手要坏死了。(重启)


 


我迅速坠入黑暗,其实并没有吵过十秒钟,我感觉我的手臂被人一下拽住,那个人的手犹如铁钳一样,以至于我所有的皮肤被瞬间撕紧,疼痛从被抓住的位置瞬间往上,一直到肩部关节,我最后被拽住的瞬间,我都感觉自己的肩膀要断了。


……


接着我被迅速拽了上去,一个人把我拖进塔壁的一个神龛内,我从力度上立即知道,这个人是闷油瓶。(重启)



 


 


·扯裤子2连


 



我没想到还会有这么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一下子不知所措,这时候突然有人拉我的裤子,我低头一看,原来是闷油瓶。(怒海潜沙)


 


“走着!”胖子一下扛起我,闷油瓶瞬间就扯掉了我的裤子,胖子就冲出洞口,顺着盘绕着墙的青铜簧片狂冲下去。(重启)



 


 


·裸裎相对


 



我和闷油瓶也除去衣服,换了太空毯裹着,我去看闷油瓶的伤口,伤口在他的手腕处,非常整齐。我下意识的担心了一下,以为是我跟着他冲出去,出刀的时候黑暗中伤到了他。



 




·公主抱


 



“先把小哥带出去。”我忽然镇定了下来,一边对胖子说,一边把小哥从背上翻了下来,然后用公主抱将小哥抱了起来,把小哥的头伸入了网中间的空隙里。胖子在那边也用同样的动作,一点一点把小哥接了过去。(本传大结局)



 


 


·膝枕?


 



我给闷油瓶注射了血清,给他按摩了一下太阳穴,他的呼吸舒缓了下来,我捏了他的手,发现整体的浮肿并不厉害,就对胖子道应该没事,这陆地上的东西再毒也没海里的东西毒,只是不能让他再动了。(蛇沼鬼城)



 


 


·安抚2


 



闷油瓶看出了我的忧虑,拍了拍我,说:“其实我对于这个事情也有一个假设,你如果这么介怀的话,不妨听我分析一下。”(怒海潜沙)


 


整个过程我完全没有任何的知觉,脑子里一片混乱,足足有一小时我都不知道是怎么过的,让我忽然就清醒过来的是闷油瓶,他忽然将他的手按到了我的肩膀上,一下把我惊了个哆嗦。


我回头看他,他没有看我,而是没有任何表情地看着楼下,似乎这里的一切和他都没有关系,像极了一个冷血保镖,我忽然就感觉胖子是不是教得太过了,但是他的手很用力地捏着我的肩膀,显然有什么意图。


我不知道什么意思,难道是看我蒙了,告诉我有他在让我安心?不过给他这么一捏,可能是条件反射,我忽然真的就镇定了下来。(邛笼石影)



 


 


·遇到危险把吴邪拉到自己身边


 



我用力想将脚扯出来,但是根本挣脱不开,同时大量的头发开始往我身上缠绕过来,直往我嘴巴里钻,我平生最怕就是嘴巴里有毛,忙用手乱挡。慌乱间,闷油瓶一把扯住我领子,将我向他那里拉去。(怒海潜沙)


 


这速度太快了,谁也来不及反应,我已经被扯向裂缝,狠狠地撞在岩壁上。


闷油瓶这时反应比胖子都快一下扑过来抓住我,另一手的军刺就朝裂缝捅进去,刺到那双爪子的手腕上,连刺三下,那东西才放手。(阴山古楼)


 


话音刚落,忽然闷油瓶一下跳过来,抓住我的领子,胖子同时慢一步上来,抓住老头的后脖子,两个人一起发力,把我们拽起来往岸边狂拉,几乎是同时我们身后巨大的水声炸开,巨大的水花扑满我们全身。(钓王)


 


“你有什么想法?”胖子看我思绪连篇,问我道。我刚想说话,忽然闷油瓶一下捂住了我的嘴巴,将我拉向一边,我冷静下来去看我刚才站的位置,只见墓门的缝隙中,从另外一边也刺过来一根东西,差点扎到我屁股。我还以为也是探针,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两根尖锐的长指甲。(重启)


 


两边卡住的墙壁剧烈开裂,上面的笔画都被这块石墙崩的飞起。闷油瓶一把揪住我,“走。”(重启)


 


揪住我的是闷油瓶,他把我拖上来,几乎是同时,黑瞎子也跳了下来,翻身上岸,刚想和我说话,一只巨大的黑爪,从水中瞬间伸了出来,一把把他拽入了水中。


黑瞎子的眼镜飞了,落在我的脚下,闷油瓶在我耳边说:“上去!”自己反身抽刀冲入水中,水里已经全部都是泥浆水,看不清楚了。(重启)


 


所有人全部落水,再次从水里翻上来,我看着那金甲尸已经不动了,刚松了口气,闷油瓶一下从我身后上来,拽着我就往岸上走。(重启)


 


“怎么了?”我问道,等了一会儿,没有人回答我,我紧张起来,想往后退一下叫的响点,我的脚被闷油瓶抓住,死死不让我退后。接着我听到胖子叫道:“后面全是人。”(重启)



 


 


·其它


 



闷油瓶也非常吃惊,一拍我的肩膀,说:“我们快点离开,蹩王在这里,我克制不住这些尸蹩,非常棘手!”(七星鲁王宫)


 


闷油瓶看到我想上去帮大奎,拉住我咬着牙说:“不能碰他,碰到就死!”(七星鲁王宫)


 


蟒蛇凌空一躲,给我们争取了少许时间,闷油瓶就对我大叫:“快跳下去!”


可那时候我已经蒙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条件反射就蜷缩起了身子,一下子反应不过来,那一刹那蛇头又弓了起来,闷油瓶“啧”了一声,飞起一脚就把我踹翻了出去。  (蛇沼鬼城)


 


一开始我以为我在做梦,随即就发现不是,我几乎疯癫了,立即冲过去,拉住他的毯子,大叫道:“你个混蛋,你他娘的上哪儿去了?”


他被我拉了起来,我就想去掐他,可一下我看到他的脸,突然发现不对劲。(蛇沼鬼城)


 


 


正思索着该怎么办,忽然身后的闷油瓶捏了我肩膀一下。


捏得恰到好处,我舒服得一缩脖子,心说这家伙良心发现要给我按摩,却听他轻声道:“你看。”(阴山古楼)


 


我手尽快脚乱地爬起来,却被身边的闷油瓶按住肩膀,他轻声喝道:“不要说话,你不要动!”说完如一道劲风朝胖子去了。


我心中的感觉很怪既想上去帮忙,又感觉闷油瓶的话不能不听。忽然感到肩膀上不大对,一摸之下,刚才被他按住的地方,竟然全是血。(阴山古楼)


 


胖子顿了一下,我明显感觉到闷油瓶往前挤我,显然胖子是在后退,逼得闷油瓶不得不往我这儿来,但是我因为高速公路的假设,不敢再往前了,死死抵住。胖子说话的声音都发抖了:“怎么个全是人?就他妈全部都是人!把我们回去的路都堵死了。我们一直往前爬,没发现后面有东西跟上来。其实我们一路往前,后面一直跟着东西,数量还不少。”


“拍一张发我看看。”不知道怎么得,我顺口而出这句话,胖子大骂,闷油瓶一下被胖子推到我的小腿关节。我才意识到胖子真的要死。(重启)


 


我还没听清楚闷油瓶回了什么,我就直接被提溜了起来,往黑暗中一甩


我再次飞到空中,不到一秒,我就被黑暗中的手一把抓住,直接拽进另外一个洞里。(重启)


 


我看了看闷油瓶,他递给我裤子鞋子,我一一穿上,走出了棺材。(重启)





更新于2018年4月29日




前篇:


【瓶邪】01 从本传到重启——原著糖整理


【瓶邪】02 原著中邪对哥的态度变化


【瓶邪】03 原著中哥对邪的态度变化


【瓶邪】04 旁人眼中的瓶邪关系


【瓶邪】05 从直男邪到哥性恋邪——小三爷的心路变化


【瓶邪】06 这是一个双标合辑


【瓶邪】07 原作中前后呼应的地方


【瓶邪】08 需要做阅读理解的糖


【瓶邪】09 吴邪关于哥的奇怪脑洞和吐槽



评论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