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作千风

【瓶邪】03 原著中哥对邪的态度变化

瓶邪817:

时间跨度为本传→重启。




前篇:


【瓶邪】01 从本传到重启——原著糖整理


【瓶邪】02 原著中邪对哥的态度变化




《七星鲁王宫》


 



·爱理不理,但该保护还是要保护


 


说实话,我二叔两个伙计很好相处,都是实在人,就这人像个闷油瓶,一路上连屁都没放过一个,只是直勾勾看着天,好像忧郁天会掉下来一样,特讨厌!


 


我一把抓住他,“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和这鲁殇王有什么深仇大恨?”


闷油瓶看着我,看了好一会儿,说:“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闷油瓶看到我想上去帮大奎,拉住我咬着牙说:“不能碰他,碰到就死!”



 


 


《怒海潜沙》


 



·铁三角初步成型,做决定前会告知吴邪并听取其意见了


 


闷油瓶看着好笑,也直摇头,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不是苦笑,不由也觉得他变得似乎有点人情味起来,看样子人之间还是要多交流的嘛。


 


看到我走过来,突然对我说道:“我可能还得进去一次。”


“不行。”我听了大吃一惊,“这你不是去送死吗?如果你再失忆二十年,一切都没意义了。”


他淡淡道:“我和你们不同,对于你们来说,这里的事情只是一段离奇的经历而已,而对于我,是一个巨大的心结,如果不解开,就算我什么都记得,这一辈子也不会好过。”


我听了心里急起来,连说不行,其实我并不是不能理解他,但是现在我们所处的环境不容许节外生枝,尽快出去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事情。不然就算我知道世界上所有的秘密有怎么样,空气耗尽,所有的人都会窒息而死,这些秘密也会随之马上失去价值。


我把我的顾虑和他一说,他也表现的有点矛盾,问我:“那你有多少把握,我们能够出去?”



 


 


《云顶天宫》


 



·对吴邪迷之关注


 


马上转向胖子的上铺,果然,一双淡然的一点波澜也没有的眼睛正看着我。


我松了口气,闷油瓶眯起眼睛看了看我,又转过去睡着了。


 


闷油瓶道:“你不觉得奇怪吗?我们到了这里,好像情绪都很焦躁,连吴邪都发火了。”


 




·临行前的告别




我看到闷油瓶注意到了我们这边,把头转了一转,正看到我和胖子的脸,他突然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动了动嘴巴,说的是:“再见。”



 


 


蛇沼鬼城


 



·表面拒绝,暗地里放水让吴邪跟上




没想到阿宁并没有太过在意,想了想就指着一边闷油瓶,对黑眼镜道:“他带回来的,让他自己照顾他。


黑眼镜干笑了两声,也靠到了毛毡上,点起了烟,然后就在那里看着闷油瓶道:“我说你是自找麻烦吧。刚才不让他上车不就行了,你说现在怎么办?”


闷油瓶抬起了头,淡淡地看了我一眼,似乎也是很无奈地叹了口气,对我道:“你回去吧,这里没你的事了,不要再进那疗养院了,里面的东西太危险了。”


 




·少有的暴露情绪




我一下就怒了,叫道:“他娘的!为什么!你有什么不能说的?你耍得我们团团转,连个理由都不给我们,你当我们是什么?”


他猛地把脸转了过来,看着我,脸色变得很冷:“你不觉得你很奇怪吗?我自己的事情,为什么要告诉你?






·篝火夜谈吐露心声




他淡淡道:“其实,有时候对一个人说谎,是为了保护他,有些真相,也许是他无法承受的。”




他继续道:“我是一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我做的所有的事情,就是想找到我和这个世界的联系,我从哪里来,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他看着自己的手,淡淡道,“你能想象,会有我这样的人,如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没有人会发现,就好比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我存在过一样,一点痕迹都不会留下吗?我有时候看着镜子,常常怀疑我自己是不是真的存在,还是只是一个人的幻影。”


我说不出化,想了想才道:“没有你说得这么夸张,你要是消失,至少我会发现。”




他就朝我淡淡笑了一下,摆手让我别问了,对我道:“另外,我是站在你这一边的。”说着慢悠悠的走远了,只剩下我一个人。




 


·袖口抹血,沉默的温柔




闷油瓶摇了摇头,大概是表示不知道,又低头看了看那堆骨骸,不知道又想到了什么,突然拔出了他的黑金古刀,在自己的手掌上划了一道,用力一挤伤口,血从他的掌间流出,然后他握了一下我的袖子,将血沾了上去


我愣了一下,还没意识到他是什么意思,他突然就猛地一俯身,奇长的手指伸出,将满是血的手伸进了藤蔓下的骸骨里。顿时无数的草蜱子有如潮水一样从里面蜂拥而出,我吓得大叫起来。


 




·铁三角成型




我大惊失色,大骂一声:“你们这几个混账,想找死吗?”立即就有人掏出了枪来对准我们。身边的闷油瓶和胖子马上护住我,让我不要激动。



 


 


《阴山古楼》


 



·吴邪遇险表现出明显的急切




闷油瓶已经从上面下来,滑到了我边上。阿贵的猎刀在他手里。闷油瓶下来后立即拉住我,“踩着我的背上去。”他斩钉截铁道。


“啊,那多不好意思。”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只有一只手电朝这里来,我们迎上去,看到闷油瓶少有的有些急切,看到我没事后似乎松口气,接着他看到了老头。


 




·人工呼吸后态度不太自然




我看向他,就听他道:“大概五个小时前,你出现在你现在躺的地方,深度昏迷,几乎没有知觉。我们对你进行了简单的抢救,然后,过了五小时,你醒了过来。”


我等着闷油瓶说下去,他却闭嘴了。


“没了?”我诧异问。


“没了。”他闷声道。


 




·还好我没有害死你




我手尽快脚乱地爬起来,却被身边的闷油瓶按住肩膀,他轻声喝道:“不要说话,你不要动!”说完如一道劲风朝胖子去了。


我心中的感觉很怪既想上去帮忙,又感觉闷油瓶的话不能不听。忽然感到肩膀上不大对,一摸之下,刚才被他按住的地方,竟然全是血。


 


他往后面的石壁上一靠,淡淡道:“我和他,走不了了。”


“你在说什么胡话?”我骂道。


忽然朝我笑了笑,道:“还好,我没有害死你……”


我愣了。他一阵,吐出一大口鲜血。


“你——”我的脑子嗡了一声。


仍微笑着看我,头缓缓地低了下来,坐在那里,好像只是在休息。但是,四周完全寂静了。


 




·予取予求




拿着图走向闷油瓶,他正在发呆。


我上去对他道:“快快!把衣服脱了!”


他愣了一下,面露不解,我把手里的图给他看,这样那样不停的解释,他仍是不理解,但还是按照我的意思把衣服脱了下来



 


 


《邛笼石影》


 



·无声的支持与安抚




让我忽然就清醒过来的是闷油瓶,他忽然将他的手按到了我的肩膀上,一下把我惊了个哆嗦。


我回头看他,他没有看我,而是没有任何表情地看着楼下,似乎这里的一切和他都没有关系,像极了一个冷血保镖,我忽然就感觉胖子是不是教得太过了,但是他的手很用力地捏着我的肩膀,显然有什么意图


我不知道什么意思,难道是看我蒙了,告诉我有他在让我安心?不过给他这么一捏,可能是条件反射,我忽然真的就镇定了下来


 




·归属感




闷油瓶的眼神中,淡然如水:“我并不相信你。”


老太太和他对视,脸色一下就开始变化。哦了一声:“为什么?”


闷油瓶没有回答她,反而转身对我道:“带我回家。”说着,头也不回地向外走去。



 


 


《大结局》


 



·铁三角中和吴邪更亲近




我看着胖子的表情,似乎他一点儿也不觉得寒心,就问他道:“小哥是不是和你说过些什么?”


胖子摇头道:“他和你都不说,怎么会和我说。


 




·跋涉千里向你道别




“小哥。”他转过头的时候,我认出了他,“你……怎么……怎么回来了?”


淡淡地看着我,很久,才说道:“我来和你道别,我的时间到了。”


 




·唯一联系




“我来和你道别的。”他道,“这一切完结了,我想了想我和这个世界的关系,似乎现在能找到的,只有你了。”


 




·默许吴邪的追逐




我立即把他叫住了,他回头看到我,有轻微的诧异。但是,他竟然没有问我为什么跟来,而是继续转身一路往前走去。我只好立即跌跌撞撞地跟了上去。


 


我道:“但是他根本不和我沟通,我如何去劝?”


“我相信,他既然来和你道别,你只要说,即使他不回答,也还是会把你的话听到耳朵里的。”小花说。


 




·倾尽所有的保护




 我看着他,气就不打一处来,问他道:“你怎么又回来了?”


他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头顶的悬崖,对我道:“我听到你的求救声了。”


雪地传音非常好,加上我是在上风口,他能听到我的呼声不奇怪。我心说:“丫的,当时我是在问候你祖宗吧。”我爬起来,眯着眼睛看四周,立即就意识到,他一定是从三十米高的地方跳下来的,不由得有些感动。


他还是回来了。我忽然觉得他是不是开窍了,这是不是上天给我的一个说服他的机会?他回来,说明他对世间还是有依恋的。


 


我把所有的装备分装整理了一下,让他少负重一些。但是他接过了他自己的装备,没有让我去拆分,而是单肩背上。他的装备不多,但是相当重,压在他的身上,显得沉重无比。(注:此时哥手已经受伤)


 


醒了之后,就看到闷油瓶没有睡觉,而是在整理自己所有的东西。


我问他干什么,他道:“我在看,哪些东西是你可以使用的,我都留给你。你回去的路上,可能会用得着。”



 


 


《藏海花》


 



·告别前为吴邪把后路都想好了




胖子抖了抖手,说道:“那我可就说你接受不了的了,小哥找你之前,也来找过我,还给我说了一些事情。”


我看着胖子,瞬间脑子一炸:“你说什么——啊!!!!”胖子一按一送,我的手臂复位。发出了极其让人牙酸的格拉一声。


 


“胖爷我后来仔细想过之后,觉得还是理解小哥比较安全。”胖子说道,呸了一口:“他娘的老子又不是矫情。你以为小哥说的事情,和他自己有关吗?我告诉你,他的事情就是他的事情,老子不知道,你不知道,我估计他自己都不太清楚。他要你知道的,肯定是关于你的事情。



 


 


此时彼方


 



·忍受巨大的痛苦也要保留记忆




如果现在有糖果就好了。黑暗中他又听到了自己脑中的声音,逼向那颗糖果。
不要忘记,那些东西都不要忘记,时间快到了,他要记得,哪怕只有一个瞬间。



 


 


《十年》(2015817终结篇)


 



·为吴邪的到来扫清一切障碍




再次来到石壁之前,看那五行字,我不由笑了起来。


这不是陈皮阿四的笔迹,不是因为我不认得四阿公的笔法,而是我认得,这是闷油瓶的笔迹。


太久没有见到了,有些生疏,但仔细看的时候,立即就想了起来。


这应该是他和我分别之后,再次来到这里的时候,留下来的。


这是写给我的,他知道我会履约。


 


张起灵,你做了什么?我心说。


我看着四周的阴兵,我是一个走到哪里哪里起尸的命格,这一路过来,这里那么多诡异的胄尸,竟然丝毫不动。


这似乎有些不太寻常。


 




·历经十年仍然记得吴邪的样子




人们说,忘记一个人,最先忘记的是他的声音。但是当他的声音响起的时候,我没有一丝陌生。


“你老了。”他说道



 




《钓王》(2016贺岁篇)





·特意布局只为吴邪能解开心结




我仍旧没有找到我们接受的核心原因是什么。特别是小哥接受的原因。不过我总感觉,他是想让我看到什么。


 


之前就感觉闷油瓶参与这件事情,是想告诉我什么,这件事情一定是他用语言讲不清楚的,如果他那么努力的想要传达什么信息给我,说明他有足够的让这件事情顺利发展的信心。


 


我的脑子竟然想通了一些事情,我还是不知道,闷油瓶想告诉我什么。但至少有一点我明白了。


这条鱼我是肯定要钓起来的,只是不是现在,终有一天,也许是几天后,也许是几年后,我们三个人还会来钓这条鱼,完成雷本昌的这次委托。人生中这一次的冒险,是一次遗憾,我们没有完成,没有知道一切,没有酣畅淋漓。


回去之后每一个午夜梦回,我都会想起这水下的建筑,就像我当年都会想起那座巨门。那十年时间,我所能坚持下来的所有,都因为有一个心中的念想,我的好奇心,我的好胜心,我的承诺。这会让我的生命更有意思。


 


其实,张起灵到达福建之后,是不是早就去过了那个死水龙王宫?他在地质勘查的时候,早就发现了那个地方?为什么他们会那么巧,路过雷本昌的村子,都在故事中有很多的线索。老干妈拿掉之后,这些咸菜,反而显眼。(钓王后记)



 




冰桶挑战


 



·差别对待




我看到张起灵的时候,胖子正在犹豫要不要把冰水倒在他的头上,天气很炎热,当然他的身体是没问题的,但是突然袭击张起灵恐怕不会有太好的后果。


胖子朝我打眼色,他觉得我倒可能风险小一点


 




·能和铁三角的另外两人打闹开玩笑




闷油瓶眼神缓缓的安静下来,我们尴尬的对视着,我心说难道真的生分到要我道歉,忽然就看他走向另一边的冰桶,提起来朝我泼了过来。


我愣了一下,我从来不觉得他会有这样的举动,抹掉脸上的冰水,我一下拿起另外一桶冰桶,朝胖子泼了过去。胖子立即反击。


三个人在酷暑之下互泼冰水,虽然闷油瓶面无表情的泼冰让人感觉很可怕。但是,我知道我和黑瞎子的赌,我应该是赢了。



 


 


《重启》


 



·会迁就铁三角另外两人的节奏




闷油瓶看了一眼我们:“要聊天在这里聊完,后面就是墓室。”


胖子看了看他,想了想,还是决定要聊。(第32章)


 


我们的脚非常疼,这一跳所有的痛觉都回来,疼的我撕牙咧嘴。我们还没站利索,闷油瓶立即再跳。他照顾了我们的体能,每次只跳一根石梁。(第48章)


 


 


·在意吴邪的身体状况




跑了三十几步,刚刚喝了酒,跑到那四十几个人面前时,我和胖子已经喘的不行了。我们停下来开始喘气,四十几个人看着我们喘气。


闷油瓶停下来,给我递了一瓶水。(第82章)


 


二叔沉默了几秒:“小哥和你三叔偷偷做的事情,应该是在给你想办法,这件事情不应该告诉你的,但我不是你三叔,我懒的瞒你,我相信你也承受的住,你不想死的比我早的话,就去十一仓好好上班。等我们的消息。”(第106章)


 


 


·信任吴邪




刘丧皱起眉头:“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问的再清楚有什么用呢?”


我看了看坎肩,觉得坎肩应该也讲不清楚,就对刘丧说道:“你崇拜的人那么信任我,你不想想理由么?我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一无是处的话,我能活到现在么?”(第154章)


 


 


·为救吴邪竭尽全力




闷油瓶很久没有用自己的血做事情了,在之前的冒险中,只有巨大的危机,他才会用血解围。他的血非常特别,伤口破了很难愈合。(第160章)


 


就听黑瞎子说道:“现在你身上所有的伤口上,都涂了东西了,你再养几天,我就给你放出来,我和你讲,如果不是我们处理的及时,你身上会长满了蘑菇,现在你的嘴巴和眼睛,都还得继续养着,得把伤口养好了。现在新肉都还没长好,揭开全是疤,你就当不了吴山四美了。”


你麻痹啊,我心说,还有三美是谁,我怎么不知道。黑瞎子继续道:“你身上全是小哥的血,他没多少血再给你了,你消停点吧。”(第178章)


 


闷油瓶的身体很虚弱,一直靠在墙边,我看着他,他看着地,几乎一动不动,我想和他说话,被黑瞎子阻止,黑瞎子说:“让他睡。不是一时半会能缓过来的。”(第179章)


 


 


·对妹子与吴邪的接触表现出明显的反应




白昊天一把按住我的手,对黑瞎子说道:“不说清楚,我们小三爷是不会干的。”


黑瞎子墨镜看不到眼神,只是看了看白昊天的手,笑了起来,一边的闷油瓶坐直了身体黑瞎子回头看了他一眼,有点哭笑不得。(第184章)


 


 


·见惯生死的人,也会有不愿意听到的遗言




胖子说完扶起我,就让我往前走,黑瞎子在后面鼓起掌来:“这么没中心思想,最后还给圆回来了,佩服佩服。”我拉住胖子:“我还没说呢,我有话要对你们说。超感人的。”还没说完,闷油瓶到我身后捏了一下我的后脖子,我瞬间眼前一黑,晕了过去。(第204章)


 


胖子回答道:“我已经搞不清楚了,这一层我们走了七个小时了,我们还没有看到底。我们实在背不动你了。”


我看向闷油瓶,对他道:“你什么意思啊?我说句话怎么了?”


我是真的有点生气了,闷油瓶默默道:“这样的话我听的太多了。”(第205章)



 


 


 


其实重启里小哥的态度是不太好用一些零碎片段来具体总结的,但是把一开始的他和现在对比,就能感受到明显的变化,就如《幻境》中所说:“确实如我很多时候臆想的,最初的他,是这个样子的。而最终他的样子,终归还是有了一些改变。这些改变,是我们给予的,这对于我来说,无疑是一种鼓舞。”


 


更新于2018年4月28日

评论

热度(632)

  1. 一个错离子瓶邪817 转载了此文字  到 pai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