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可爱

【瓶邪】05 从直男邪到哥性恋邪——小三爷的心路变化

瓶邪817:

有个地方没有放进去,不过我觉得也很微妙,就是哥进青铜门那十年吴邪给自己取的笔名叫关根233333




(重启那个是像阿宁!不是阿宁!)


前篇:


【瓶邪】01 从本传到重启——原著糖整理


【瓶邪】02 原著中邪对哥的态度变化


【瓶邪】03 原著中哥对邪的态度变化


【瓶邪】04 旁人眼中的瓶邪关系






七星鲁王宫


(这时还是直男邪)





一想到有村子,我马上就想起热水澡,爆炒的野味,村里大姑娘的大辫子,不由越发激动起来。



 


怒海潜沙


(对女人没什么抵抗力→漂亮女人都不可信)





我转过头,看见那女人就坐在我边上,脸色已经恢复了过来,似乎也是刚刚醒过来的样子,我对女人没什么抵抗力,看她病秧秧的样子觉得还真是有点味道,笑了笑问她:“去接谁?”


 


我看到那箭头几乎全部没进我的体内,胸口一阵巨痛,心里慌的一塌糊涂,还不肯相信,我还这么年轻,连女人的手也没摸过,难到就这样死在一座不知名的坟墓里了?


我想起她刚才的飞吻,摆明了是在嘲笑我,气的都咬出牙血来了,果然是漂亮的女人都不可信,这亏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吃了



 


 


蛇沼鬼城


(和美女吃饭感到不耐烦&孤男寡女一点想法都没有)


 



杭州楼外楼里,我看着阿宁吃完最后一块醋鱼,心满意足地抹了抹小嘴,露出一个很陶醉的表情,对我们道:“杭州的东西真不错,就是甜了点儿。”


我心中的不耐烦已经到了极点,但是又不好发作,只得咧了咧嘴,算是笑了笑,就挥手埋单。


说实话,作为一个相识,请她吃一顿饭也不是什么太过分的事,我也不是没有和陌生人吃过饭的那种人,但是一顿饭如涓涓细流,吃了两个小时,且一句话也不说,一边吃一边看着我们只是笑,真的让我无法忍受。


 


想来也奇怪,我和阿宁并不熟悉,如果是平时这么亲昵的举动,我可能会觉得非常的尴尬,然而这时候我却觉得无比的自然。


这也算是温香软玉,可是我一点想法也没有,突然就想起了柳下惠,突然很理解他。他当年也是在严寒之夜拥抱着一个女子,没有任何越轨之事,我也是一样。



 


 


阴山古楼


(对小哥天然的好奇心&在意别的女孩子对小哥的箭头)


 



闷油瓶身上有什么味道?我对味道这种东西不是很敏感,我也不是猎人,没有极好的嗅觉,所以对此半信半疑——下次要偷偷去闻一下。


 


唯一让我在意的是,我们打包东西的时候,胖子老是找云彩调侃,把云彩逗得哈哈笑。但是我能看出来,云彩时不时偷偷看着闷油瓶,看得很小心,总是看一眼立即转回眼神,但在那清澈的眼睛里,我是能看出一点东西来的。



 


 


邛笼石影


(无视秀秀的挑逗)


 



“你可以试我。”她笑道。


“试你?怎么试?”我心说我又不知道你有哪些情报。


胖子就打趣轻声道:“天真,这丫头该不是在勾引你。”


我捅了他一下让他别废话,她就道:“这样吧,我和你说一件事情,你听完后,立即就会知道,我是有资格来和你交换情报的。”



 


 


 


吴邪的私家笔记


(脑补闷油瓶穿旗袍)


 



我爷爷说当然不是,霍仙姑有一米七高,喜欢穿旗袍,皮肤很白,短发,她的气质来自于她的眼神,那是一种出世的眼神,清澈得要命,好像从来没有被世俗污染过,看着她的眼睛,她让你做什么事情你都愿意。


我心说,这有点像闷油瓶啊,难道霍仙姑就是变性了的闷油瓶?脑海里的印象就是闷油瓶穿着旗袍的样子。



 


 


藏海花


(miss女生发出的箭头x1&想给小哥喂春天的药)


 



烦——我上大学时,有一个似乎是喜欢我的女孩,对我说过一句话,说我的脸很安静,看着人不烦。


我想想,忽然又觉得不对。那女孩觉得我的脸很安静,会不会是因为我那时候懒得像一摊烂泥一样?


 


以他表面上的年纪,似乎没有看出任何对女人有兴趣的状况,平日里也不见他有什么自慰之类的举动,也不见得对吃特别在意,也不见得会对任何信息表示出兴趣。当然,就算有兴趣,他也不会表现出来,我只是起了一个歹毒的念头:假如还有再见的机会,一定要喂他吃几只西班牙大苍蝇不知道他的体质是否也能免疫



 


 


沙海


(miss女生发出的箭头x1)


 



她迎着风很无奈的笑了笑,有点羞涩道:“不是,我不想坐车,我想跟你走一段路,可以吗?”


……


她顺着我的目光回头看了看,大概明白了我的想法,笑道:“你别想偏了。我和他没什么,他喜欢男生。”


“哦?”我愣了一下,心中还是有几分诧异,心说倒还真没看出来。又看了看她,更加诧异,想不出她忽然跑来这么表示,是什么意思。


如果是大学的纯真年代,我大概会以为自己命犯桃花了,但是经历了多了。就知道这种小说中的情节肯定是不靠谱的。能推理出来的,大概是确实不想坐车,同时与会的几个人中可能看我最无害,于是想找人逛逛。



 


 


七指


(miss女生发出的箭头x2)





唐宋学我的样子,也摸了摸我的头发:“你说什么呢?吃坏东西了,脑子出问题了?你怎么一会正常一会不正常的?好可怜。”
 我拍掉她的手,最讨厌这种假装和我很熟,其实只和我认识了不到一天的人


 


我撕开自己的t恤,将她的眼睛绑了起来,她忽然抱住了我,抱了有那么一分钟,才放开。
“你要看看我真的脸吗?”她问道。


没兴趣。”我说道。



 


 


重启


(miss女生发出的箭头x2&条件反射的拒绝&醉酒中吐露内心归属)


 



白昊天笑了笑,我修正了问题:“你平时在这里干什么?”


白昊天的脸就红了,我叹了口气,我实在不擅长和小女孩交流。但是也懒的问了,打开我的电脑,这个电脑很老了,之前不知道是谁用的,桌面是一张我的照片。


 


接着她打开自己的背包,从里面掏出了一副潜水眼镜戴上。有点脸红的看着我


我有点莫名其妙,刚才还是检查仓库,为什么忽然就变成要游泳了?


“你这是?”我叹了口气道,心说戏真多,看来这段时间我不会无聊了。


 


我毫不犹豫的打开锁,还没出去,那个很像阿宁的女人瞬间出现在门口,我还没反应过来,她一下进门,反手把门反锁。像蛇一样一下缠住我,把我压在墙壁上,就要来亲我。


我条件反射躲开,我正好在阴影里,她看不清楚我,但我看的清楚她,她悻然的问我:“干嘛不开门?”我刚想说话,立即忍住,想拿手机,这个距离也没有用了。她一下把上衣脱了,对我道:“老焦睡午觉,我们有两个小时,你不是憋的很辛苦么?”说着还要上来。


我捧住她的头,条件反射直接往墙上一撞。




我梦到了西藏的喇嘛苗,那梦中飘着的缎带,梦到了所有的一切,我的归属,我的此生所属。





 


更新于2018年4月28日

评论

热度(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