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作千风

【瓶邪】12 原作中用男女关系类比瓶邪

瓶邪817:





蛇沼鬼城


 



于是我接过来,胖子又探头过来,一看,我却愣住了,面单上写的,寄出这份快递的人的名字,竟然是——吴邪——我的名字。


“你?”一边的胖子莫名其妙地叫了起来。


我马上摇头,对阿宁说:“我没有寄过!这不是我寄的。”


阿宁点头:“我们也知道,你怎么可能给我们寄东西。寄东西的人写这个名字,显然是为了确保东西到我的手里。”


霍玲的录像带,以及有“我”的录像带,以张起灵的名义和吴邪的名义分别寄到了我和阿宁的手里,这样的行为,总得有什么意义。一切的匪夷所思,一下子又笼罩了过来,那种我终于摆脱掉的,对于三叔谎言背后真相的执念,又突然在我心里蹦了出来。



 



又看了一眼闷油瓶,想看他的反应,他并没有什么表示。


此时,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到奶奶在我爷爷的笔记上写过这么一句话:“在危难中和你并肩的人,并不一定能和你共富贵,而在危难中背叛你的人,也并不一定不能相交,世事无常,夫妇共勉之。”



 


 


藏海花


 



我躺下喘了口气缓神过来,就问胖子:“他找你说什么了?”


“谁说什么?”胖子含糊了一句也学我躺下休息,阎王还在那儿爬呢,我们都选择性失明。


“不够兄弟啊,这种时候打马虎眼有用吗?”我说道:“你丫有一百种事情可说,非说这句,说明这肯定是真的,而且丫你很想说出来,都快逼疯了。来吧,何必为难自己。”


胖子瞪了我一眼:“丫小样最近牛逼了啊你,讲话还一套一套的,你这么说我还不服气了,胖爷我和你说,胖爷我憋——的——住。”


我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我说对了,不过如果胖子和我斗气,他还真能再憋上几天。问题是他憋习惯了,我可憋不住。


我脑子转了转,就想到一个办法,虽然不太妥当,但是我知道我没有更方便的办法了,说道:“有件云彩的事情我也没和你说。”火把下看了看我的指甲,“我也憋的住。”。


就看到胖子爬了过来:“你胡扯。”


“我要和你交换的信息,你知道我有多看重,我不会就这件事情胡扯。”



 


 


重启


 



聊了几句,我告诉他,我来这里是为了找一个女孩子,我找了她好几年了,有关她的消息,有关她的东西,我都特别的在意。之前她住过这个酒店,想住一下她住过的房间。之前她住的是四楼。


他拍了拍我:“兄弟,在感情上就只有两种人,有些人习惯告别,有些人不习惯,不习惯的人,身上的东西会越来越多的。走的会越来越慢。”(第139章)


 


然后他退了回去,对我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我愣愣的看着他,愣了几秒,一把拽住他的领子:“就这么一句?”


服务员点头:“就这么一句。看样子你是很爱那个女人,你怎么了你,咱们男人虽然在感情上挺不堪的,但你也不用把自己搞死啊,你看你,好好的一个壮年男子,再重新开始吧,我也打算回沧州就好好过生活。”(第140章)



 


 



我的描写很快,很简单,是因为我不想在这里渲染和信息无关的东西,但对于三叔来说,他和陈文锦的再见,比我们和闷油瓶的约定,更加悠长晦涩,三叔比我更加的执着,陈文锦也一直就在原地等待,他们顽固的不像凡人,最终的结果却仍旧是这样。(第221章)



 


 


关于雨村的设定:


 


千年雨的设定原本是一个小女孩和小男孩的故事,后来三叔把这个设定给了瓶邪。


原文如下。


 



南派三叔V:


最近总做长梦。


昨晚梦见小时候看的一篇短篇科幻小说,名字叫《千年雨》。


讲的是一个宇航员迫降在一个荒芜的满是泥浆的星球上,星球上没有任何的生命,他必须等待―周时间才能等来救援。


就在这一周时间内,他遇上了这个星球上每千年一次的雨季,并且遇到了只有在一周雨季之中才会出现的琉璃一样的生命类型:杰莉。


这种好比瑰丽珠宝一样的生命在短暂的时间内迅速繁殖并在雨季结束之后重新归于荒芜。


宇航员看到自己飞船降临的时候,隐瞒了自己的经历,他解释这段日子为:满是泥浆。


千年雨这个题目后来不断的在我脑海里盘绕,在我后来的一些梦境里,它变成了另一个故事。


它变成了一个中国南疆的山镇,因为封闭的地理环境和特殊的气候,这个小镇已经足足下了一千年的雨,无论是阳光明妮还是阴云惨淡,空气中总是充斥着雨点。


夏季的时候因为阳光和雨同时存在,在空气中会出现无数道大大小小的彩虹。


在我的梦里这个小镇好比宫崎骏电影里的色调,欢快的绿色,鲜艳的彩虹,夏天虫鸣和通透的空气。


当然我知道一个下了一千年雨的地方应该犹如某些星球一样寸草不生,但是我把这个小镇中的植物和数目描绘成水栖的种类,甚至可以在陆地上看到一些奇幻的水草,这个小镇拥有世界上最好的干燥技术,而千年的雨水也供给了无止境的动力。


大家劳动,快乐的生活。这里的女孩子都很漂亮,皮肤尤其的好,很多女孩子的名字里都有一个雨字。


在梦中的故事情节总是离奇的,我去小镇的目的很奇怪,第—千年即将过去小镇中的老人告诉我,这场千年之雨即将停歇一个小时迎来一个小时的无雨节。我跋涉千里,只是为了在镇中,等—场千年的雨歇。


我写了一个小小的剧本,筹备拍摄一部毫无经济价值的动画电影,讲诉千年之雨和两个干年之间一个小时发生的各种琐事,里面有一叫小雨的当地女孩和―个白衬衫呆呆的少年,希望2016年能够拍出我这小小的梦境。



 


更新于2018年4月29日

评论

热度(168)